幸运农场胆拖|幸运农场玩法

醫護博文

當前位置:首頁 -> 教學科研 -> 醫護博文

[醫患之間]請客中——患者搶吃“劇毒”飯菜

發布時間:2016年07月15日

我在心理二科工作,每天和各種各樣癥狀的心理疾病患者在一起,經常有人很好奇地問我:“邱護長,你每天和那些負能量的人在一起,會不會很難捱呀?“這工作是不是很難干,壓抑不啊?”我笑笑說:“我們已經習慣了。但如果你多接觸接觸他們,也許你會被他們感動……”

上個月,我們心理二科來了一位女患,她叫美茜(化名),28歲。長得很漂亮,但身體卻很消瘦。家屬說美茜不吃家人做的飯菜已經半年多,每天只吃小食品、方便面等有獨立包裝的東西。她還變得越來越不相信父母是親的,懷疑父母要想方設法害死她,還企圖霸占她的存款,所以只要家人碰過的東西她都不碰,對家人特別敵視。美茜不能正常上班已經2個多月了,整天縮在家里,不梳頭不洗臉,但對聲響敏感,一會兒說有警察要來抓她,緊張得不得了,一會兒又感覺頭頂有監控,致使她不敢說話,也不敢隨意走動。用她媽媽的話說,每天疑神疑鬼,怎么勸也不好使。美茜每天生活在懷疑和恐懼當中,體重由原來的130斤瘦到了80幾斤,家人心疼又沒有辦法,所以送來住院。

入病房后,美茜特別警覺,面目中帶著蠻橫,更衣檢查不合作,也不叫人靠近。當我和值班護士鋪好床、整理好被子后,我試著走到她面前,微笑著伸出一只手,她審視了我好一陣,很遲疑地搭上我的手,然后隨著我坐到了床上。我輕撫著她的肩,安慰她好好休息一下,并告訴她一些新入院須知,她不應聲,但是我發現她的眼神中,盡管還有很多不安,但對我減弱了敵意。

下班前,我又到她的病室,詢問她晚上想吃什么?還有什么需要?她只是簡單回答,但態度明顯平和了很多。

第二天查房時,她對我說:“我能說出你們什么樣。”她終于主動和我們說話了,這叫我們很高興。她指著王舒說:“你很漂亮!”然后指著我說:“你很善良!”我高興她對我的印象還很不錯。

午餐時,我試著勸她吃飯。她說:“有毒,我吃了就會死的,他們都害我!”我說:“我先吃,等我吃完后沒死你再吃好嗎?”她搖頭憤怒地說:“不行!”看著她父親著急又無奈的樣子,我下決心得想辦法讓她吃飯,只有吃進飯,才能促進后續的一系列治療。

第三天查房時,我與她商量中午我要請她吃飯,她居然爽快地答應了。她說:“我有個條件,你吃啥我吃啥,行不?”我說:“行,當然行,咱倆吃一樣的飯菜,而且我先吃,等我吃完沒事了你再吃,今天當著大家的面,咱倆說好了,不許反悔,行不?”她說:“行!”

到了中午,我去病室找她,她睜大眼睛看著我好半天,然后說:“真去呀!我以為你和我開玩笑呢,我吃玉米了,不想去!”我說:“咱倆都說好了,都不許反悔,我請你吃飯,你得給我面子呀!”她父親很無奈地說:“護士長你別白花錢了,她都這么長時間不吃飯,根本就不能吃。”我說:“我們都說好的事,誰也不能耍賴,呵呵!”看我這么執意,美茜父親掏出100元錢給我說:“護士長,只要我姑娘能吃飯,這頓飯我請!”我說:“不用,我們職工餐廳的飯菜很便宜,也很干凈可口,她一定能吃的。”

又是一陣連哄帶勸后,美茜答應我走出病室,我拉著她的手來到餐廳。一到餐廳,她又立即警覺起來,先環看四周,感覺沒有什么異常,緊張稍緩了下來。她看到大家有序地買飯、吃飯,于是和我一起排隊。等輪到我們時,我買了兩份一樣的飯菜,然后帶她找空位置坐下,我先讓她選一份,然后我吃起另一份。她盯著我看了好幾分鐘,感覺我沒有什么異常反應,才開始小心翼翼地吃了第一口飯。忽然她問我:“你嫌我埋汰不?你嫌我埋汰不?”我說:“不啊,為什么這么說呀?”她很小心地說:“那我,那我想和你吃同一盒菜行嗎?”我說:“可以啊,我能帶你來,就是覺得我們是平等的,沒什么兩樣。”“真的?”她仍有些疑慮地問。“當然真的!你也不會嫌我埋汰吧?放心,我身體也很健康。”我略帶調侃地說。

于是,她開始放心地大口吃飯,并且邊吃邊和我說話,她說:“我爸給你錢,你咋不要呢?你掙多少錢呀?還請我吃飯,你們大夫、護士也太辛苦了,食堂就做這幾個菜呀!我懷疑我爸給我買的玉米有毒,我就吃了兩粒……”,她一連串地提問,我一連串地解答,也暗暗偷喜,只要她能和我說話,對我信任,肯和我交流,那么對治療她的病便是良好的開始。

當我們把我的那一盒菜吃到見底的時候,美茜把頭湊過來,很神秘地和我說:“護士長,你知道嗎?這兩盒菜一盒是中毒的,一盒是劇毒的,現在咱倆吃的這盒是中毒的。”“什么?你說咱倆吃的這盒是中毒的,那你最先挑的那盒是劇毒的?”“對。”“你為什么挑劇毒的吃,而讓我吃中毒的?”“我覺得你對我好,是個好人!”她盯著我說。

看著她那份認真和真誠,我的心里好一陣感動!——這就是病人,我們的病人,在她患病生活混亂的狀態下,在她經受恐懼和痛苦的狀態里,她把認為“中毒”的菜讓給我吃,而把“劇毒”的菜留給自己,只因為她感覺我對她好……

我強忍眼睛的潮濕,笑著和她商量說:“美茜,也許你有特異功能,而我感覺不到。但是我請你吃飯,我認為這飯菜是干凈的安全的,我還沒有吃飽,我想吃那一盒菜,你愿意和我一起吃嗎?”她又停頓了一下,然后夾起菜說:“護士長我和你一起吃,要死一起死!”我說:“如果今天下班前,咱倆都沒死,證明飯里就沒有毒,那你每天就要到這里吃飯。”“行!”她很義氣地說。

晚飯時,我又來到她的房間,勸她說:“醫院非常安全,廚師做飯時都有監控,他們不敢下毒,咱倆這么好,我是不會騙你的,在醫院穿白大衣的都是保護你的。”她相信了我的話,晚上和父親一起去餐廳吃飯了……

這是我花最少的錢的一次“請客”,我真的沒有想太多,只想勸她能夠吃飯。然而,沒想到我的一點小舉動,竟使患者有了這么大的改變,叫我感動也很感嘆!患者在住院期間,醫生的治療是一個方面,精心的護理對患者的行為矯正也起到了重要作用。建立良好的護患關系,取得他們的信任,也是至關重要的!

我們的護理工作是平凡的,沒有驚天動地的大事,只要我們能夠把他們當正常人來看待,給予他們最基本的平等和尊重。就是這樣最基本的平等和尊重,他們敏感脆弱的心靈會感知到,這讓他們倍感安全和溫暖并開始配合治療一步步走向康復。

患者即使處于疾病的急性期,他們也會感受到你對她的好。用心去感受他們患病的感受,用心走進他們的心靈世界,我想只要“用心”,再難治的疾病也會有妙手回春的機會,再冰封的心也會有融化打開的時刻。同時精進的技術和慈悲的情懷,更會幫助我們解開他們的心靈密碼。

經過幾個星期的治療,現在美茜的被害妄想癥狀逐漸減弱,每天見到我時,就高興地喊我“媽媽”。昨天查房時,她硬塞給我幾個蘋果……   □邱英

版權所有:遼寧省精神衛生中心 遼寧省第三人民醫院  地址:遼寧省開原市文化路10號  電話:024-73822981  遼ICP備08002005號-2  遼衛網審字【2014】第104號

官方手機網址

關注官方微信

幸运农场胆拖 为什么骰宝人人都输 内蒙古快三每期开奖时间 重庆时时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组选包胆怎么玩 福彩投注 时时彩下载 金鸡3肖6码三肖六码 山西快乐10分预测 北京pk赛车直播开奖视频 新甫京在线娱乐